<acronym id="dzwbg"></acronym>
      <track id="dzwbg"></track>
      1. <tr id="dzwbg"><label id="dzwbg"></label></tr>
      2.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 QQ空間
        • 回復
        • 收藏

        江蘇8家非上市農商行,資質如何?—債市角度看銀行系列之三(上)

        煮酒嚎歌| 2019-8-23 21:20 閱讀 59239 評論 0

        摘 要

        在報告《華融湘江銀行:聚焦湖南本地,第一大股東為央企——債市角度看銀行系列之二》中,我們給出了農商行的詳細分析框架,包括銀行背景、資產端、負債端、盈利能力以及安全性五大維度。為了更好地分析農商行的信用資質,我們把一個省內非上市農商行放在一起進行對比,本篇報告將首先分析江蘇省的8家農商行。

        綜合來看,我們將江蘇省8家農商行分為兩個梯隊:

        第一梯隊是江南農商行和昆山農商行。江南農商行分支機構主要位于常州市,資產規模較大,2018年末為3798億元,具有一定規模效應。但需關注非標資產占比較大,同業負債依賴度較高。昆山農商行不良貸款率近兩年持續下降,18年為1.3%,處于8家農商行中最低水平,并且貸款行業及客戶集中度較低,貸款質量處于較好水平。此外,昆山農商行盈利能力較好,18年凈息差為2.63%、凈利潤增速為35.3%,均處于較高水平。但需關注存款規模占總負債比例偏低,定期存款占比偏低。

        第二梯隊是南通農商行、啟東農商行、如皋農商行、淮安農商行、如東農商行和泰州農商行。南通農商行分支機構全部位于南通市內,南通市經濟財政實力較強。凈息差及資本充足率較高,18年分別為2.67%和16.48%。近三年存款規模占總負債比例維持在82%以上,負債端穩定性較高。但需關注18年不良貸款率為2.07%,非標資產占比為22.8%,均處于較高水平。啟東農商行全部營業網點均設立在啟東市,18年不良貸款“雙降”,非標資產占比及同業負債依賴度較低,分別為6.7%和7.1%。但需關注啟東農商行貸款行業及客戶集中度較高,凈息差偏低。如皋農商行營業網點均在如皋市內,流動性及資本充足率較高,18年流動性比例和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03.3%和17.24%。非標資產逐年壓縮,但占比處于中等偏高水平

        淮安農商行營業網點全部位于淮安市,不良貸款“雙降”,18年不良貸款率為1.69%。非標資產占比及同業負債依賴度較低,18年為3.0%和0.3%。凈息差較高,18年為3.17%。但需關注淮安農商行貸款客戶集中度較高,流動性及資本充足率相關指標較低。如東農商行分支機構全部位于如東縣,不良貸款率和逾期貸款占比較低,18年分別為1.58%和1.28%,流動性較好,18年流動性比例為138.4%。但需關注其貸款行業集中度較高,凈息差較低。泰州農商行股權集中度相對較高,分支機構全部位于泰州市。凈利潤增速較快,18年為74.1%。雖然近兩年不良貸款率持續下降,18年降至2.08%,但仍處于8家農商行中最高水平。此外,泰州農商行18年流動性比例為39.1%,處于8家農商行中最低水平。

        風險提示:數據口徑存在問題,市場風險偏好降低,樣本具有局限性。

        在報告《華融湘江銀行:聚焦湖南本地,第一大股東為央企——債市角度看銀行系列之二》中,我們給出了農商行的詳細分析框架,包括銀行背景、資產端、負債端、盈利能力以及安全性五大維度。為了更好地分析農商行的信用資質,我們把一個省內非上市農商行放在一起進行對比,本篇報告將首先分析江蘇省的農商行。我們按照以下標準篩選農商行:1)截至2019年7月31日,擁有存量同業存單或商業銀行債;2)披露完整的18年年報;3)最新外部評級為AA及以上;4)該農商行未上市。

        按照上述標準,我們共篩選出8家農商行[1]進行詳細分析,分別是江蘇江南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南農商行”)、江蘇昆山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昆山農商行”)、江蘇南通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通農商行”)、江蘇啟東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啟東農商行”)、江蘇如皋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如皋農商行”)、江蘇如東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如東農商行”)、江蘇淮安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淮安農商行”)和江蘇泰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州農商行”)。


        江南農商行:資產規模較大,同業負債依賴度較高

        1. 銀行背景:股權結構較為分散,常州市經濟財政實力較強

        江南農商行成立于2009年12月,是在武進農商行、溧陽農村合作銀行、常州市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常州市新北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金壇市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的基礎上組建而成的股份制農村商業銀行。截至2018年12月31日,江蘇江南農商行前十大股東持股比例為33.52%,股權較為分散。第一大股東為常州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持股9.99%,是地方國企;第二大股東為江蘇金峰水泥集團有限公司,持股4.50%,是民企;第三大股東為江蘇新啟投資有限公司,持股4.05%,是民企。其余股東持股比例均不足4%。

        江南農商行分支機構主要位于常州市內,截至2019年3月,江南農商行共設有219個分支機構,其中15家為異地分支行。常州市經濟財政實力較強,2018年,常州市實現GDP7050.30億元,排江蘇省第5名,全國第24名;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60.33億元,排江蘇省第5名,全國第26名。

        2. 資產端:貸款規模及增速位列第一,非標資產占比較高

        總資產規模較大,增速中等偏高。2018年,江南農商行總資產規模為3798.0億元,在8家農商行中排第一。雖然資產基數較大,不過其18年資產增速依然保持在10.3%,排第三。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江南農商行總資產規模較大,增速中等偏高。從歷史縱向比較來看,資產增速呈現放緩態勢。2016-2018年,江南農商行總資產規模分別為2745.6億元、3443.5億元和3798.0億元,增速分別為17.2%、25.4%和10.3%,18年增速相較17年下降15.1個百分點?傎Y產擴張速度放緩,主要是因為投資類資產增速放緩明顯,18年投資類資產規模為1431.2億元,增速為5.4%,與17年相比下降26.6個百分點。

        貸款規模及增速均位列第一。2018年江南農商行貸款規模為1637.7億元,增速為21.6%,貸款的規模及增速在8農商行中均排名第一。從歷史縱向比較來看,江南農商行18年貸款增速及占總資產比重均上升。2016-2018年,江南農商行貸款規模分別為1174.8億元、1346.9億元和1637.7億元,增速分別為16.2%、14.7%和21.6%,貸款規模占總資產比例分別為42.8%、39.1%和43.1%。

        貸款結構方面,對公貸款穩步增長,個人貸款擴張速度提升明顯。首先看對公貸款,2016-2018年,江南農商行對公貸款規模分別為904.2億元、1004.4億元和1107.2億元,增速分別為16.1%、11.1%和10.2%,有所回落,不過還穩定在10%以上。其次看個人貸款。2016-2018年,江南農商行個人貸款規模分別為270.6億元、342.5億元和530.5億元,增速分別為16.4%、26.6%和54.9%,個人貸款增速提升明顯。

        貸款行業集中度風險較高,但客戶集中度風險較低。2016-2018年,江南農商行貸款行業集中度最大的三大行業均為制造業、批發與零售業和建筑業。2018年制造業、批發和零售業、建筑業貸款總量占總貸款規模比例分別為34.6%、15.7%和8.8%。前三大貸款行業集中度為59.1%,在7家農商行中排第二[2] 。2018年前十大貸款客戶總額占資本凈額比例為19.5%,排8家農商行中的倒數第二位,貸款的客戶集中度風險較低。


        江南農商行貸款質量處于中等水平。江南農商行18年不良貸款率為1.81%,在8家農商行中排第3高,如果考慮可能轉化為不良貸款的關注類貸款,以及逾期貸款指標,江南農商行18年(關注類貸款+不良貸款)/貸款總額為5.46%,逾期貸款/貸款總額為2.18%,在8家農商行中分別排第4和第3高。綜合來看,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江南農商行的貸款質量處于中等水平。此外,江南農商行18年撥備覆蓋率為176.5%,與南通農商行相同,處于最低水平。

        從歷史縱向看,江南農商行不良貸款率持平,不良貸款余額上升,撥備覆蓋率下降,不良貸款偏離度提高,但逾期貸款占比下降。2016-2018年,江南農商行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23.62億元、24.34億元和29.63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2.01%、1.81%和1.81%。2018年江南農商行加強不良貸款處置與控制工作,不良貸款核銷力度有所加大,使18年不良貸款率保持穩定。但2018年不良貸款偏離度為77.3%,與2017年的55.2%相比上升22.1個百分點。

        16-18年撥備覆蓋率分別為199.5%、199.4%和176.5%,18年相較17年下降22.9個百分點。18年撥備覆蓋率的下降,主要是由于不良貸款余額增加較多,而貸款損失準備增加較少。前者18年為29.63億元,相較17年增加5.29億元,后者18年為51.69億元,相較17年增加3.67億元。16-18年逾期貸款規模分別為38.84億元、31.85億元和35.74億元,逾期貸款占比分別為3.31%、2.36%和2.18%,逐年下降。

        投資類資產規模增速放緩明顯,債券投資壓縮,非標資產規模擴大,與其他農商行相比非標資產占比較高。16-18年,江南農商行投資類資產規模分別為1028.7億元、1357.8億元和1431.2億元,增速分別為42.1%、32.0%和5.4%,18年增速相較17年大幅下降26.6個百分點。投資類資產增速放緩,主要是因為18年債券投資壓縮,江南農商行16-18年債券資產規模分別為575.9億元、704.6億元和665.5億元,18年債券資產規模相較17年壓縮39.1億。非標資產占比繼續提升,江蘇江南農商行16-18年非標資產規模分別為421.5億元、614.1億元和758.4億元,占投資類資產比重分別為41.0%、45.2%和53.0%,近三年來非標資產比重不斷提升,在8家農商行中占比排名第一。

        3. 負債端:存款規模及增速較快,同業負債依賴度較高

        總負債規模較大,增速較快。2018年江南農商行負債總額為3544.1億元,增速為9.9%,規模排名第一,增速排名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江南農商行總負債規模較大,增速較快。但從歷史縱向比較來看,總負債擴張速度明顯放緩。2016-2018年,江南農商行負債規模分別為2590.9億元、3223.7億元和3544.1億元,增速分別為17.9%、24.4%和9.9%。18年增速相較17年下降14.5個百分點。18年總負債增速的下降,主要是因為同業負債規模增速出現下滑,18年同業負債增速為4.6%,與17年相比下降48.4個百分點。

        存款規模較大,且增速較快。2018年江南農商行存款總額為2090.5億元,排名第一,增速為10.5%,排名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江南農商行存款規模較大,且增速較快。歷史縱向來看,存款規模保持增長。2016-2018年,江南農商行存款規模分別為1721.3億元、1891.7億元和2090.5億元,增速分別為14.9%、9.9%和10.5%。從占比上來看,16-18年存款占總負債比例分別為66.4%、58.7%和59.0%。

        從存款的結構上來看,對公存款占比略高于個人存款,近兩年占比穩定在57%左右。18年對公存款與個人存款增速出現分化,對公存款增速明顯提升,但個人存款增速明顯下滑。16-18年,江南農商行對公存款規模分別為929.6億元,1061.6億元和1182.4億元,增速分別為26.7%、14.2%和11.4%,18年增速下降2.8個百分點至11.4%。16-18年江南農商行個人存款規模分別為648.3億元、853.0億元和908.1億元,增速分別為-15.2%、31.6%和6.5%,相較于17年,18年增速下滑25.1個百分點。

        從存款的期限上看,江南農商行存款的穩定性處于中等水平。18年定期存款規模為1242.2億元,占存款總額的59.4%,排名第五。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江南農商行存款穩定性處于中等水平。從歷史縱向比較來看,存款穩定性近三年來小幅微升。16-18年,江南農商行定期存款規模分別為923.9億元、1059.7億元和1242.2億元,占比分別為53.7%、56.0%和59.4%,18年相較17年提升3.4個百分點。

        同業負債依賴度較高。18年江南農商行同業負債規模為1218.5億元,占總負債比例為34.4%,排名第一,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江南農商行同業負債依賴度較高。歷史縱向來看,同業負債增速明顯下降,但同業負債依賴度依然保持在較高水平。16-18年江蘇江南農商行同業負債規模分別為761.4億元、1164.9億元和1218.5億元,增速分別為26.6%、53.0%和4.6%。18年增速相較于17年下降48.4個百分點。但16-18年江南農商行同業負債占總負債規模分別為29.4%、36.1%和34.4%,近兩年依然保持在較高水平。

        從同業負債的結構上來看,以同業存放為主,且近三年占比不斷提升。16-18年,江南農商行同業存放規模分別為229.7億元、455.5億元和500.0億元,占同業負債比例分別為30.2%、39.1%和41.0%。同業存單占比較為穩定,16-18年期間,同業存單規模分別為194.5億元、296.4億元和321.7億元,占比分別為25.5%、25.4%和26.4%。賣出回購金融資產占比持續下降,16-18年規模分別為209.1億元、281.3億元和202.3億元,占比分別為27.5%、24.2%和16.6%。

        4. 盈利能力及安全性:凈利潤規模大,流動性及資本充足率有待改善

        凈利潤規模較大,但增速中等較低。18年江南農商行凈利潤規模為24.2億元,在8家農商行中排名第一,增速為13.0%,排名第六。與其他農商行相比,江南農商行凈利潤規模較大,但增速處于中等偏低水平。歷史縱向比較來看,江南農商行凈利潤增速穩中有降。16-18年,江南農商行凈利潤規模分別為18.9億元、21.4億元和24.2億元。增速分別為18.6%、13.2%和13.0%,18年相較17年小幅下降0.2個百分點。

        流動性指標有待進一步改善。18年江南農商行流動性比例(流動性資產余額/流動性負債余額)為50.0%,排第六,存貸比為75.8%,排第一,與其他農商行相比,江南農商行流動性情況有待進一步改善。歷史縱向來看,16-18年江南農商行流動性比例分別為45.8%、54.3%和50.0%,18年相較17年小幅下降4.3個百分點。存貸比分別為65.5%、77.5%和75.8%,18年相較17年下降1.7個百分點。

        資本充足率處于較低水平。2018年江南農商行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95%和9.36%,在8家農商行中均處于最低水平。歷史縱向比較來看,江南農商行16-18年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39%、13.24%和12.95%,18年相較17年下降0.29個百分點。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8.96%、10.45%和9.36%,18年相較17年下降1.09個百分點。

        昆山農商行:貸款質量較好,但負債端穩定性偏低

        銀行背景:股權結構較為分散,昆山為百強縣市第一名


        昆山農商行成立于2004年12月,前身為昆山市農村信用合作社聯合社。截至2018年12月31日,前十大股東持股比例為39.61%。第一大股東為震雄銅業集團有限公司,持股8.02%,是民企;第二大股東為天合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持股5.96%,是民企;第三大股東為昆山創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股4.58%,是地方國企。其余股東持股比例均不足4%。

        昆山農商行分支機構主要位于昆山市,截至2018年12月31日,昆山農商行共有66家分支機構,其中總行營業部1家、一級支行35家(本地支行26家、異地支行9家)、分理處30家。昆山為江蘇省直管縣級市,在中國中小城市網全國綜合實力百強縣市排名中,位列第1名。2018年GDP為3832.1億元,增速7.2%。一般預算收入為387.9億元,增速10%。

        2. 資產端:貸款質量較好,非標資產持續壓縮

        總資產規模較大,且增速較高。2018年昆山農商行總資產規模為1016.8億元,增速為10.7%,在8家農商行中規模及增速均排名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總資產規模較大,且增速較高。歷史縱向來看,近兩年總資產規模增速持續下降。16-18年,昆山農商行總資產規模分別為820.0億元、918.4億元和1016.8億元。增速分別為29.3%、12.0%和10.7%,18年增速相較17年下降1.3個百分點。

        貸款規模較大,且增速較快。2018年昆山農商行貸款規模為472.9億元,增速為21.2%,在8家農商行中均排名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貸款規模較大,且增速較快。歷史縱向比較來看,18年貸款增速提升,16-18年昆山農商行貸款規模分別為355.2億元、390.1億元和472.9億元,增速分別為10.3%、9.8%和21.2%,18年增速相較17年提升11.4個百分點。16-18年,昆山農商行貸款資產占總資產比例分別為43.3%、42.5%和46.5%,18年相較17年提升4.0個百分點。

        貸款結構方面,對公貸款占比約62%,18年增速明顯提升。16-18年,昆山農商行對公貸款規模分別為264.6億元、259.4億元和292.9億元,增速分別為0.6%、-2.0%和12.9%,18年增速相較17年提升14.9個百分點。對公貸款增速的提升,主要是因為昆山農商行優化營銷組織體系,同時推出“昆科貸”、“信保貸”和科技創新貸款等特色金融產品。16-18年,昆山農商行個人貸款規模分別為90.6億元、130.7億元和180.0億元,增速分別為53.4%、44.2%和37.7%。個人貸款保持高速增長,主要是因為“美麗鄉村”授信方案的實施,以及昆山市住房按揭貸款需求的上升。

        貸款的行業集中度及客戶集中度風險均較低,昆山農商行貸款多投向于制造業、建筑業以及批發和零售業。2018年,昆山農商行上述三大行業貸款余額占總貸款比例分別為31.4%、6.9%和5.0%,前三大貸款行業集中度為43.3%,在7家農商行中處于最低水平。2018年前十大貸款客戶余額占資本凈額比例為18.7%,在8家農商行中處于最低水平,與其他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貸款的行業及客戶集中度風險均較低。


        昆山農商行貸款質量較好。無論是不良貸款率,還是逾期貸款占比,在8家農商行中都處于最低水平,18年分別為1.30%和1.21%。昆山農商行18年(關注類貸款+不良貸款)/貸款總額為4.59%,排第五名。綜合來看,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貸款質量較好。此外,昆山農商行18年撥備覆蓋率為388.7%,排第一,貸款資金安全墊較厚,不良貸款偏離度為60.8%,排倒數第二,不良貸款的認定標準較為嚴格。

        歷史縱向比較來看,不良貸款“雙降”,撥備覆蓋率處于較高水平并持續提升。2016-2018年,昆山農商行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6.18億元、6.21億元和6.14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74%、1.59%和1.30%。18年不良貸款余額相較17年下降0.07億元,不良貸款率相較17年下降0.29個百分點。16-18年,昆山農商行不良貸款偏離度分別為83.5%、63.1%和60.8%,18年相較17年下降2.3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分別為316.7%、351.1%和388.7%,18年相較17年提升37.6個百分點。18年撥備覆蓋率的提升較多,主要是因為貸款損失準備增加較多,而不良貸款余額下降,前者18年為23.86億元,比17年增加2.07億元,后者18年為6.14億元,比17年下降0.07億元。

        投資類資產增速放緩,債券資產增速提升,非標資產持續壓縮,占比處于中等水平。2016-2018年,昆山農商行投資類資產規模分別為335.1億元、385.0億元和409.9億元,增速分別為62.5%、14.9%和6.5%,近兩年增速明顯放緩。16-18年債券資產規模分別為213.0億元、215.2億元和242.5億元,18年債券資產增速及占比分別提升至12.7%和59.2%。16-18年非標資產規模分別為89.3億元、71.2億元和68.5億元,占比分別為26.6%、18.5%和16.7%,規模及占比持續下降。18年占比排第四,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非標資產占比處于中等水平。

        3. 負債端:存款增速較高,但存款穩定性偏低

        負債規模較大,增速處于中等偏高水平。18年昆山農商行負債規模為936.6億元,排第二,增速為12.1%,排第三,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負債規模較大,增速處于中等偏高水平。歷史縱向來看,近兩年負債擴張速度放緩。16-18年,昆山農商行負債規模分別為774.5億元、852.9億元和936.6億元,增速分別為30.8%、10.1%和9.8%。與16年相比,17與18年負債增速放緩。

        存款規模較大,且增速較高。18年昆山農商行存款規模為710.5億元,排第二,存增速為12.1%,排第一,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存款規模較大,且增速較高。歷史縱向來看,存款規模增速小幅上升。16-18年,昆山農商行存款規模分別為574.6億元、634.1億元和710.5億元,增速分別為16.7%、10.4%和12.1%。18年相較17年小幅提升1.7個百分點。從占比看,16-18年昆山農商行存款占總負債比例分別為74.2%、74.4%和75.9%,比例逐年提高,但目前仍排8家農商行倒數第二。

        從存款的結構來看,18年對公存款占比約為54%,個人存款增速提升,對公存款增速下降。16-18年,昆山農商行個人存款規模分別為219.6億元、241.5億元和274.9億元,增速分別為9.6%、10.0%和13.8%,18年增速相較17年提升3.8個百分點。個人存款增速的提升,主要是因為昆山農商行儲蓄存款營銷活動的推進,以及加大高端客戶存款業務的覆蓋力度。16-18年對公存款規模分別為334.1億元、368.2億元和384.9億元,占比分別為58.1%、58.1%和54.2%,增速分別為14.4%、10.2%和4.6%,18年相較17年占比及增速均有所下降。

        從存款的期限來看,昆山農商行存款穩定性較低。18年定期存款占比為50.6%,排倒數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存款穩定性處于較低水平。歷史縱向來看,16-18年昆山農商行定期存款規模分別為331.3億元、340.8億元和359.3億元,占存款總額比例分別為57.7%、53.8%和50.6%,近兩年存款的穩定性持續下降。

        同業負債依賴度處于偏高。18年昆山農商行同業負債規模為136.6億元,在總負債中占比為14.6%,排列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同業負債依賴度偏高。歷史縱向來看,16-18年,昆山農商行同業負債規模分別為160.0億元、173.5億元和136.6億元,增速分別為98.3%、8.5%和-21.3%,占比分別為20.7%、20.4%和14.6%,18年同業負債規模壓縮,近兩年同業負債依賴度不斷降低。

        從同業負債的結構看,賣出回購金融資產規模下降,同業存單規模明顯上升。16-18年昆山農商行賣出回購金融資產規模分別為101.5億元、129.7億元和53.4億元,占比分別為63.5%、74.8%和39.1%,18年占比下降35.7個百分點。同業存單規模明顯上升,16-18年分別為30.1億元、29.9億元和60.2億元,占比分別為18.8%、17.2%和44.1%。

        4. 盈利能力及安全性:凈利潤規模較大,增速較高,但資本充足率有待提高

        凈利潤規模較大,且增速較高。18年昆山農商行凈利潤規模為9.8億元,增速為35.3%,均排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凈利潤規模較大,且增速較高。歷史縱向來看,凈利潤增速提升。16-18年,昆山農商行凈利潤規模分別為6.2億元、7.3億元和9.8億元,增速分別為40.1%、16.7%和35.3%。18年凈利潤的提升,主要是因為凈息差上升及生息資產規模擴大,帶動18年利息凈收入增加4.3億元。

        凈息差處于中等偏高水平。18年昆山農商行凈息差為2.63%,排第三,在7家 [3]農商行中,昆山農商行凈息差處于中等偏高水平。歷史縱向來看,凈息差持續提升。16-18年,昆山農商行凈息差分別為2.32%、2.48%和2.63%,18年凈息差相較17年提升0.15個百分點。這主要是因為18年計息負債付息率上升幅度不及生息資產生息率,前者從17年的2.01%上升0.1個百分點至2.11%,后者從17年的4.23%上升0.23個百分點至4.46%。

        流動性相關指標處于中等水平,資本充足率有待進一步提升。18年昆山農商行流動性比例為59.8%,存貸比為66.6%,兩者均排第五,與其他農商行相比,昆山農商行流動性相關指標處于中等水平。18年資本充足率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3.7%和11.1%,分別排第六和第五,資本充足率有待進一步提高。

        歷史縱向來看,流動性比例和存貸比上升。16-18年,昆山農商行流動性比例分別為46.6%、33.8%和59.8%,18年流動性比例相較17年提升26個百分點。存貸比分別為61.8%、61.5%和66.6%,18年存貸比相較17年提升5.1個百分點。18年資本充足率有所下降。昆山農商行16-18年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06%、14.38%和13.71%,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8.89%、11.43%和11.14%。18年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相較17年分別降低0.67和0.29個百分點。


        南通農商行:貸款質量有所好轉但仍偏低,負債端穩定性較高

        1. 銀行背景:股權集中度相對較高,南通市經濟財政實力較強

        江蘇南通農商行成立于2010年10月份,由原南通市市郊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和通州市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合并改制而成。截至2018年12月31日,南通農商行前十大股東持股比例為51.16%,股權集中度相對較高。第一大股東為江蘇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持股9.99%,是地方國企;第二大股東為中南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股9.32%,是民企;第三大股東為南通國有資產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持股6.79%,是地方國企;其余股東持股比例均不足5%。

        南通農商行分支機構均在南通市,下設83個支行(包括營業部),其中通州區54個,崇川區12個,港閘區11個,開發區6個。南通市經濟財政實力較強,2018年,南通市實現GDP8427億元,排江蘇省第4名,全國第15名;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606.19億元,排江蘇省第4名,全國第23名。

        2. 資產端:貸款質量有所好轉,但依舊處于較低水平

        總資產規模中等偏高,增速較低。2018年南通農商行總資產規模為655.8億元,排第三名,增速為4.2%,排倒數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南通農商行總資產規模處于中等偏高水平,但增速較低。歷史縱向比較來看,2016-2018年,南通農商行總資產規模分別為622.5億元、629.6億元和655.8億元,增速分別為17.2%、1.1%和4.2%。17年總資產增速下滑,但18年增速有所回升,比17年上升3.1個百分點。

        貸款規模中等偏高,增速較低,近兩年占比穩定在55%左右。18年南通農商行貸款規模為363.2億元,排第三,增速為6.5%,排倒數第一,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南通農商行貸款規模處于中等偏高水平,但增速較低。歷史縱向比較來看,16-18年南通農商行貸款規模分別為313.8億元、341.0億元和363.2億元,增速分別為7.3%、8.7%和6.5%,18年相較17年小幅下降2.2個百分點。貸款占總資產比例分別為50.4%、54.2%和55.4%,占比穩中有升。

        貸款結構方面,對公貸款增速有所上升,個人貸款保持較快增長。首先看對公貸款,16-18年,南通農商行對公貸款規模分別為270.1億元、272.8億元和281.9億元,增速分別為5.0%、1.0%和3.4%,18年對公貸款增速有所上升,這可能與南通農商行18年加強對公貸款營銷力度有關。

        其次看個人貸款。16-18年,南通農商行個人貸款規模分別為43.7億元、68.2億元和81.2億元,增速分別為24.0%、56.1%和19.1%。三年來個人貸款規模均保持兩位數增長,這可能是因為南通農商行近年來加強個人貸款產品創新與營銷力度,先后推出“綠能貸”、“微粒貸”、“微車貸”等個人貸款產品,并加強營銷渠道建設。

        貸款的行業集中度風險處于中等水平,客戶集中度風險中等偏高。南通農商行貸款多集中于制造業、建筑業以及批發和零售業。2018年,這三大行業貸款規模占貸款總額比例分別為21.1%、18.8%和15.1%,前三大貸款行業集中度為55.0%,排第4,處于中等水平。2018年前十大貸款客戶余額占資本凈額比例為42.4%,排第三,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南通農商行貸款的客戶集中度風險處于中等偏高水平。


        南通農商行貸款質量較低。2018年南通農商行不良貸款率為2.07%,排名第二。(關注類貸款+不良貸款)/貸款總額為8.19%,逾期貸款占比為4.10%,這2項指標在8家農商行中均處于最高水平。綜合來看,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南通農商行貸款質量較低。此外,南通農商行2018年撥備覆蓋率為176.5%,排倒數第二,不良貸款偏離度為94.7%,排第一。

        但歷史縱向比較來看,南通農商行貸款質量有所提高,不良貸款“雙降”,撥備覆蓋率不斷提升。2016-2018年,南通農商行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7.81億元、7.57億元和7.50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2.49%、2.22%和2.07%,近兩年實現不良貸款“雙降”。不良貸款余額的下降,主要是因為不良貸款核銷以及清收力度的加大。18年南通農商行新增不良貸款5.58億元,比17年增加0.74億元,但18年核銷、清收不良貸款5.64億元,比17年增加1.18億元。16-18年撥備覆蓋率分別為156.0%、161.1%和176.5%,18年相較17年上升15.4個百分點。

        投資類資產增速有所上升,非標資產壓縮,但占比仍排第二。16-18年,南通農商行投資類資產規模分別為186.9億元、186.8億元和200.7億元,增速分別為68.2%、-0.1%和7.4%,18年增速相較17年提升7.5個百分點。16-18年債券資產規模分別為153.1億元、157.8億元和154.3億元,占比分別為81.9%、84.5%和76.9%。非標資產壓縮,16-18年非標資產規模分別為33.0億元、57.0億元和45.8億元,占比分別為17.8%、30.5%和22.8%,18年非標資產相較17年壓縮11.2億元,占比下降7.7個百分點,但非標資產占比在8家農商行中依然排列第二。

        3. 負債端:近三年存款占比維持在82%以上,穩定性較高

        負債規模中等偏高,但增速較低。2018年南通農商行負債規模為593.3億元,排第三,增速為1.1%,排倒數第一,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南通農商行負債規模中等偏高,但增速較低。歷史縱向來看,近兩年總負債擴張速度明顯放緩。2016-2018年,南通農商行負債規模分別為587.7億元、587.0億元和593.3億元,增速分別為18.3%、-0.1%和1.1%。

        近三年存款占比維持在82%以上。2018年南通農商行存款總額為509.9億元,排第三,增速為2.7%,排倒數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南通農商行存款規模中等偏高,但增速較低。歷史縱向來看,近兩年存款擴張速度放緩明顯。2016-2018年,南通農商行存款總規模分別為485.2億元、496.2億元和509.9億元,增速分別為14.9%、2.3%和2.7%。與16年相比,17及18年增速下降約12個百分點。從占比上來看,16-18年存款占總負債比例分別為82.6%、84.5%和85.9%,均在82%以上,占比相對保持穩定。

        從存款的結構上來看,個人存款占比約超過75%,對公存款規模持續收縮,個人存款規模增速穩中有升。16-18年,南通農商行個人存款規模分別為360.4億元、375.6億元和403.4億元,增速分別為5.2%、4.2%和7.4%,占存款比例分別為74.3%、75.7%和79.1%,18年存款增速及占總存款比例與17年相比分別提升3.2和3.4個百分點。這主要是因為南通農商行在南通市通州區具有廣泛的客戶基礎,并且18年以來持續加大營銷力度,推出大額存單等創新產品。16-18年,南通農商行對公存款規模分別為86.3億元、77.7億元和68.5億元,增速分別為59.6%、-10.0%和-11.9%,對公存款規模連續兩年收縮。

        從存款的期限上來看,南通農商行的存款穩定性較高。18年定期存款占比為82.8%,在8家農商行中排名第一,存款的穩定性較高。歷史縱向來看,16-18年南通農商行定期存款規模分別為389.8億元、389.6億元和422.3億元,占存款總額比例分別為80.3%、78.5%和82.8%,18年存款穩定性上升。

        同業融資依賴度較低,2018年南通農商行同業負債占負債總額比例為7.7%,排名第6,處于較低水平。歷史縱向來看,18年同業負債增速及同業融資依賴度均上升。16-18年,南通農商行同業負債規模分別為52.6億元、36.8億元和45.6億元,增速分別為32.2%、-30.1%和24.0%。18年增速相較17年提升54.1個百分點,16-18年同業負債占總負債比例分別為9.0%、6.3%和7.7%,18年同業融資依賴度有所上升,但仍處于較低水平。

        從同業負債的結構上來看,以賣出回購金融資產為主,18年占比約90%。16-18年,南通農商行賣出回購金融資產規模分別為45.3億元、21.9億元和41.2億元,占同業負債比例比例分別為86.1%、59.6%和90.2%。18年同業存單、同業存放以及拆入資金規模均較小,占比都不足6%。


        4. 盈利能力及安全性:凈息差及資本充足率較高,流動性處于中等水平

        凈利潤規模與增速均處于中等水平。2018年南通農商行凈利潤規模為3.6億元,排第五名,增速為17.1%,排第四名。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南通農商行凈利潤規模及增速均處于中等水平。歷史縱向來看,凈利潤增速提升。16-18年,南通農商行凈利潤規模分別為2.8億元、3.0億元和3.6億元,增速分別為-1.8%、9.8%和17.1%,18年增速相較17年提升7.3個百分點。這主要是因為18年生息資產規模與凈息差均保持上升,帶動18年利息凈收入增加3.4億元,并且成本收入比有所下降。

        凈息差相對較高。18年南通農商行凈息差為2.67%,排第二,處于較高水平。歷史縱向來看,16-18年,南通農商行凈息差分別為2.05%、2.22%和2.67%。18年凈息差相較17年提升0.45個百分點。18年凈息差的上升,主要是因為18年計息負債付息率下降幅度超過生息資產生息率,前者從17年的3.29%下降0.58個百分點至2.71%,后者從17年的5.12%下降0.1個百分點至5.02%。

        資本充足率較高,流動性處于中等水平。2018年南通農商行資本充足率以及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6.48%和15.33%,均排第二名。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南通農商行資本充足率較高。2018年流動性比例為68.8%,存貸比為68.9%,兩者均排第四,處于中等水平。

        歷史縱向來看,資本充足率上升,流動性相關指標下滑。16-18年,南通農商行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0.89%、12.46%和16.48%,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9.7%、11.2%和15.3%。與17年相比,18年資本充足率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提升4.0和4.1個百分點,主要是因為南通農商行18年增資擴股4.20億元。16-18年,南通農商行流動性比例分別為103.0%、90.0%和68.8%,18年相較17年下降21.2個百分點。與此同時存貸比分別為64.7%、64.6%和68.9%,18年相較17年上升4.3個百分點。



        啟東農商行:股東以民企為主,同業負債依賴度較低

        1. 銀行背景:股東以民企為主,股權結構較為分散

        啟東農商行成立于2011年12月,是在原啟東農村信用合作社聯社基礎上改制組建而成的。啟東農商行股東以民營企業為主,股權結構較為分散。截至2018年12月31日,啟東農商行前十大股東持股比例為33.27%。第一大股東為江蘇吳江農商行,持股10.0%,是民企;第二大股東為南通銀州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持股4.0%,是民企;第三大股東為江蘇南通二建集團有限公司,持股3.6%,是民企;第四大股東為江蘇良基集團有限公司,持股3.0%,是民企;第五大股東為吳江市雙盈化紡實業有限公司,持股3.0%,是民企。其余股東持股比例均不足3.0%。

        啟東農商行全部營業網點均設立在啟東市,包括1個營業部、50個支行和15個分理處,是啟東市機構網點最多、服務范圍最廣的銀行業金融機構。啟東為南通市下轄縣級市,在中國中小城市網全國綜合實力百強縣市排名中,位列第31名。2018年GDP為1063.3億元,增速7.4%。一般預算收入為72.3億元,增速1.7%。

        2. 資產端:不良貸款“雙降”,非標資產占比較低

        總資產及增速均處于中等水平。2018年啟東農商行資產總額為491.1億元,增速為6.4%,兩者均排第四名。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資產規模及增速都處于中等水平。歷史縱向比較來看,總資產擴張速度小幅微升。2016-2018年,啟東農商行總資產規模分別為442.3億元、461.4億元和491.1億元,增速分別為14.3%、4.3%和6.4%,18年增速相較17年小幅微升2.1個百分點。

        貸款規模處于中等水平,但增速較低。2018年啟東農商行貸款規模為254.0億元,排第四,增速為10.2%,排倒數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貸款規模處于中等水平,但增速較低。歷史縱向比較來看,貸款規模保持平穩增長,16-18年,啟東農商行貸款規模分別為209.3億元、230.5億元和254.0億元,增速分別為10.7%、10.2%和10.2%,保持平穩增長,占總資產比例分別為47.3%、50.0%和51.7%,18年相較17年小幅提升1.7個百分點。

        貸款結構方面,對公貸款增速提升,個人貸款保持較快增長。首先看對公貸款,16-18年,啟東農商行對公貸款規模分別為132.9億元、122.2億元和130.3億元,增速分別為4.9%、-8.1%和6.6%,18年增速相較17年提升15.2個百分點。其次看個人貸款,16-18年,啟東農商行個人貸款規模分別為76.3億元、108.3億元和123.8億元,增速分別為22.6%、42.0%和14.2%,近三年保持兩位數增長,這主要是因為“陽光信貸”產品的推進,以及啟東房地產市場價格上漲導致按揭貸款需求旺盛。

        貸款行業及客戶集中度風險偏高,啟東農商行貸款多集中于制造業、建筑業以及批發和零售業。2018年,以上三大行業貸款占貸款總額比例分別為20.6%、18.6%和15.9%。前三大貸款行業集中度為55.1%,排第三名。2018年前十大客戶貸款余額占資本凈額比例為43.4%,排第二名。


        貸款質量處于中等偏高水平。2018年,啟東農商行不良貸款率為1.77%,在8家農商行中排第四,(關注類貸款+不良貸款)/貸款總額和逾期貸款占比分別為3.81%和1.54%,在8家農商行中分別排第7和第6名。綜合來看,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貸款質量處于中等偏高水平。此外,啟東農商行2018年撥備覆蓋率為283.2%,貸款資產的資金安全墊較厚。

        歷史縱向來看,不良貸款“雙降”,撥備覆蓋率提升。2016-2018年,啟東農商行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4.18億元、4.56億元和4.50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2.00%、1.98%和1.77%。不良貸款“雙降”,主要是因為2018年啟東農商行通過現金清收與貸款核銷等方式處置不良貸款2.08億元。16-18年,啟東農商行不良貸款偏離度分別為85.8%、86.6%和74.7%,18年相較17年下降11.9個百分點。16-18年撥備覆蓋率分別為193.3%、221.9%和283.2%,18年相較17年提升61.3個百分點。

        投資類資產增速回升,債券資產增速提升,非標資產壓縮,占比較低。16-18年,啟東農商行投資類資產規模分別為173.8億元、150.4億元和159.9億元,增速分別為41.8%、-13.4%和6.3%,18年增速相較17年提升19.7個百分點。投資類資產增速的提升,主要是因為債券資產規模的擴大,16-18年,啟東農商行債券資產規模分別為155.5億元、136.7億元和146.1億元,18年債券資產增速及占比相較17年分別提升19.0和0.5個百分點。16-18年,啟東農商行非標資產規模分別為8.1億元、13.4億元和10.7億元,18年非標資產壓縮2.7億元,其占投資類資產比例相較17年下降2.2個百分點至6.7%,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的非標資產占比較低。


        3. 負債端:存款規模及增速處于中等水平,同業負債依賴度較低

        負債規模及增速均處于中等水平。2018年啟東農商行負債總額為461.7億元,增速為6.2%,兩者均排第四名。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負債的規模及增速均處于中等水平。歷史縱向來看,18年總負債規模增速有所回升。16-18年,啟東農商行總負債規模分別為418.8億元、434.9億元和461.7億元,增速分別為14.8%、3.8%和6.2%,18年增速相較17年提升2.4個百分點。

        存款規模及增速均處于中等水平。2018年啟東農商行存款規模為399.6億元,增速為5.7%,兩者分別排第4和第5名。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存款規模及增速均較處于中等水平。歷史縱向來看,存款擴張速度下降。16-18年,啟東農商行存款規模分別為353.7億元、378.1億元和399.6億元,增速分別為13.0%、6.9%和5.7%。18年增速相較17年下降1.2個百分點。從占比上來看,16-18年存款占總負債比例分別為84.5%、86.9%和86.6%,占比相對保持穩定。

        從存款的結構上來看,個人存款占比約80%,對公存款增速明顯下降,個人存款增速提升。16-18年,啟東農商行個人存款規模分別為287.0億元、299.9億元和329.7億元,增速分別為5.7%、4.5%和9.9%,占存款總額比例分別為81.1%、79.3%和82.5%。18年個人存款增速及占總存款比例與17年相比分別提升5.4和3.2個百分點。16-18年,啟東農商行對公存款規模分別為66.8億元、78.3億元和69.9億元,增速分別為61.1%、17.3%和-10.8%,18年增速相較17年下降28.1個百分點。

        從存款的期限來看,存款穩定性處于中等偏高水平。2018年啟東農商行定期存款占比為81.7%,排第三。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存款穩定性處于中等偏高水平。歷史縱向來看,16-18年啟東農商行定期存款規模分別為284.9億元、301.4億元和326.5億元,占存款總額比例分別為80.5%、79.7%和81.7%,18年存款穩定性上升。

        同業負債依賴度較低。18年啟東農商行同業負債占負債總額比例為7.1%,排倒數第二,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同業負債的依賴度較低。歷史縱向來看,同業負債增速下降后保持穩定,同業負債依賴度連續下降。16-18年,啟東農商行同業負債規模分別為49.3億元、32.6億元和32.9億元,增速分別為46.8%、-34.0%和1.0%。16-18年同業負債占總負債比例分別為11.8%、7.5%和7.1%,同業負債依賴度連續下降。

        從同業負債的結構來看,以賣出回購金融資產為主。16-18年,賣出回購金融資產規模分別為33.5億元、29.6億元和24.5億元,占同業負債比例分別為67.9%、91.0%和74.5%。同業存單規模波動較大,16-18年同業存單規模分別為5.4億元、0.0億元和15.2億元,占同業負債比例分別為10.9%、0.0%和15.2%。同業存放及拆入資金規模較小,2018年兩者占比均不足10%。

        4. 盈利能力及安全性:凈息差較低,流動性較好

        凈利潤規模中等偏低,增速處于中等水平。18年啟東農商行凈利潤規模為3.4億元,排第六,增速為13.5%,排第五,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凈利潤規處于中等偏低水平,增速處于中等水平。歷史縱向來看,凈利潤增速提升明顯。16-18年,啟東農商行凈利潤規模分別為2.9億元、3.0億元和3.4億元,增速分別為0.0%、2.1%和13.5%。18年增速相較17年提升11.4個百分點。這主要是因為18年利息凈收入相比17年增加了1.5億元。

        凈息差處于較低水平。18年啟東農商行凈息差為2.41%,排倒數第二名。歷史縱向來看,18年凈息差有所提升。16-18年,啟東農商行凈息差分別為2.42%、2.16%和2.41%,18年凈息差相較17年提升0.25個百分點。

        流動性指標較好,資本充足率處于中等水平。18年啟東農商行流動性比例為116.6%,排第二,存貸款比例為63.6%,排第六,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流動性指標處于較好水平。18年資本充足率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5.00%和11.90%,兩者均排第四名,與其他7家農商行相比,啟東農商行資本充足率處于中等水平。

        歷史縱向來看,流動性相關指標下降。16-18年,啟東農商行流動性比例分別為107.8%、132.5%和116.6%,18年流動性比例相較17年下降15.9個百分點。存貸比分別為59.2%、61.0%和63.6%,18年存貸比相較17年提升2.6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上升。16-18年,啟東農商行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6%、12.7%和15.0%,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1.5%、11.6%和11.9%,18年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相較17年分別提升2.3和0.3個百分點。18年資本充足率的提升,主要是因為18年3月份成功發行了5億元商業銀行二級資本債。

        由于字數限制,報告分兩節發布,下節內容見《江蘇8家非上市農商行,資質如何?—債市角度看銀行系列之三(下)》


        風險提示:

        1.數據口徑存在問題:本文數據來自年報、評級報告、審計報告等,若數據口徑存在偏差,可能導致分析結果有所變化。

        2.市場風險偏好降低:若市場對于銀行的風險偏好降低,一些銀行再融資將受到負面影響。

        3.樣本具有局限性:本文對比分析樣本只包括了8家江蘇省內農商行,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債市角度看銀行系列報告:

        2019-07-18 《佛山農商行:穩健的中型農商行——債市角度看銀行系列之一》

        2019-07-25《華融湘江銀行:聚焦湖南本地,第一大股東為央企——債市角度看銀行系列之二》

        2019-08-05 《如何看待7月末11家農商行評級被下調?》

        本文節選自國盛證券研究所已于2019年8月20日發布的報告《江蘇8家非上市農商行,資質如何》,具體內容請詳見相關報告。

        劉郁 S0680518080002 liuyu@gszq.com

        姜丹 S0680518090003 jiangdan@gszq.com

        特別聲明:《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于2017年7月1日起正式實施。通過微信形式制作的本資料僅面向國盛證券客戶中的專業投資者。請勿對本資料進行任何形式的轉發。若您非國盛證券客戶中的專業投資者,為保證服務質量、控制投資風險,請取消關注,請勿訂閱、接受或使用本資料中的任何信息。因本訂閱號難以設置訪問權限,若給您造成不便,煩請諒解!感謝您給予的理解和配合。

        重要聲明:本訂閱號是國盛證券固定收益團隊設立的。本訂閱號不是國盛固定收益團隊研究報告的發布平臺。本訂閱號所載的信息僅面向專業投資機構,僅供在新媒體背景下研究觀點的及時交流。本訂閱號所載的信息均摘編自國盛證券研究所已經發布的研究報告或者系對已發布報告的后續解讀,若因對報告的摘編而產生歧義,應以報告發布當日的完整內容為準。本資料僅代表報告發布當日的判斷,相關的分析意見及推測可在不發出通知的情形下做出更改,讀者參考時還須及時跟蹤后續最新的研究進展。

        本資料不構成對具體證券在具體價位、具體時點、具體市場表現的判斷或投資建議,不能夠等同于指導具體投資的操作性意見,普通的個人投資者若使用本資料,有可能會因缺乏解讀服務而對報告中的關鍵假設、評級、目標價等內容產生理解上的歧義,進而造成投資損失。因此個人投資者還須尋求專業投資顧問的指導。本資料僅供參考之用,接收人不應單純依靠本資料的信息而取代自身的獨立判斷,應自主作出投資決策并自行承擔投資風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禁止轉載或傳播。

        ?

        文章點評
        2020-07-01 16:24
        銀行 渤海銀行將赴港上市,國內銀行今年首單IPO要來了!
        2020年過半,市場終于迎來今年第一只銀行新股。6月30日,總部位于天津市的全國性股份 <詳情>
        2020-07-01 16:17
        信用卡 平安銀行國美聯名信用卡,帶你解鎖熱巴專享福利
        近日,國美與平安銀行攜手推出首張以“品質生活”為主旨的聯名信用卡正式發行,直擊品質 <詳情>
        曰韩无码Av片免费播放
            <acronym id="dzwbg"></acronym>
            <track id="dzwbg"></track>
            1. <tr id="dzwbg"><label id="dzwbg"></label></tr>